注册

第一章 黑雨

作品:我心蔚蓝|作者:颜韵教主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19-07-19 14:34:17|下载:我心蔚蓝TXT下载
  2012年,12月21日,西红市城南区

  阴天,总有些失落的感觉,压抑,郁闷。

  在这死气沉沉的氛围里,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城南高中,似乎也受到影响,十二月底,城南高中又进入了每学期最紧张的一周——考试周,教学楼里一片肃穆,俗话说考场如战场,只见每个人都埋头作题,就似是一个个在低头沉思的哲学家,一会儿都步履一致的翻卷子,一会儿又都拿起橡皮擦除错误答案,一会儿都又抬头看看监考老师, 监考老师泡上一杯热茶漠然的看着考生,似乎是一支豺狼在望着他的猎物。

  笔和纸摩擦着的沙沙的声音,还有飘荡的淡淡的墨香,配合着考生们时而暂蹙的眉头,满是和谐却满是紧绷的氛围,时而翻纸的声响在其中荡起了涟漪,划破了这个氛围,打破了这个节奏,却也在笔尖的忙碌下恢复常态。

  七班最后一排中间一个位子上,一个学生咬着笔帽,凝视着面前的试卷,此人名叫刘过,看样子有十七、八岁左右吧,脑额上拱着狗啃刘海,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,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,露出小麦色的皮肤,眼睛深邃有神,鼻梁高挺,嘴唇性感。

  “瞧瞧你那认真的样子,搞得你会做似的。”

  这时,一个声音突然小声说道,把刘过的目光吸引过去,刘过瞥了一眼旁边一样写不出答案的王白夙。他身体结实,挺着个很高的肚子,他的人生就是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春治过敏夏治油,秋治脱发冬治燥,少治痘痘老治皱,然后一辈子跟肥胖作斗争。但是跟这家伙相处三年下来早已经摸透了这个死党,外表看上去斯斯文文的,其实就是个“咸鸭蛋”,讲荤段子那是张口就来。当然,刘过一撅屁股,他同样也知道他要拉什么屎。

  “一边去,这次要是还不及格,老班会杀了我的。”刘过不屑的回答道。

  “嘿嘿,撇开老师不谈,就你家老汉估计气死。”王白夙乐呵呵的玩笑道。

  “别光顾着笑我,你爸那七匹狼皮带也不是吃素的,咱俩半斤八两。”刘过莞尔一笑。

  “呵呵,净扯犊子。”王白夙呵呵一笑,但对于刘过说的话不置可否。

  刘过抬起头扫视了一眼,发现后面几排的考生都已经进入梦乡,可笑的是还发现几个抄课本的。刘过随便望了几眼,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坐在前三排中间的一个女生身上,女生身材修长,长发飘飘,眉目如画,皮肤白皙,虽然身上穿着校服,整个人却散发出令人移不开眼睛的光芒。

  此女名叫凌雨诗,上海人,十八岁,因为外貌关系,被全校男生暗地里封为校花。望着那漂亮的脸颊,刘过不禁吞了吞口水,为了避免尴尬,他假装咳嗽了一声,继续咬笔头。

  一潭死水的教室充斥着格外闷热的气氛,窗外的闷雷哄隆隆直响,刘过烦躁地挠着自己的头发。

  突然,天边传来一声闷雷,天空中电闪雷呜,豆大的雨点掉落在地。

  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吓了一跳,刘过抬头看向窗外,但眼尖的他,立刻发现了不对劲,雨的颜色竟然是黑色的,这哪是什么雨,分明是墨水!

  考场上出现了噪动,一些学生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,趴在桌上睡觉的考生被噪动吵醍,一脸迷茫的看着窗外,讲台上的监考老师张大了嘴巴,都忘了合上。天空阴暗了下来,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。

  紧接着,整栋教学楼都喧闹了起来,看来其他考场的考生也发现了同样的情况。

  “怎么回事?外面好黑呀。”

  “那雨怎么是黑色的?”

  “什么情况?天怎么黑了?!”

  “哎?你们知不知道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?就是今天!”

  “你别是个傻子吧,那是谣言,还预言,谁信呐?”

  “​谣言嘛,就是脑残说出来,贱人传播,傻子会信的东西。”

  班上的学生终于从刚刚那短短一两秒的呆滞状态中清醒过来,纷纷站了起来,从窗户往外看去,不少人满脸好奇,更多人脸上有余悸。

  外面,到处都是嗡嗡的喧哗声,显然刚刚那黑雨,引起了整座城市的轰动。

  突然,一道防空警报响彻了整个西红市,紧接着教学楼响起“轰隆隆”的声音,整个教学楼摇晃的厉害。

  所有人都露出震惊愕然,那摇晃只持续了几秒便停了下来。监考老师终于回过神来大喊 道:“快!抱头!快速跑到操场上去,快,地震了!”说完,便率先跑出教室。

  一些学生回过神来开始往楼下跑,此刻整栋楼都闹哄哄的,在死亡的威胁下,大家疯了似的往外挤着,想早点离开教室。

  刘过也拉着王白夙跟着大家跑出去,却被人群堵在二楼,就在人流缓缓靠前移的时候,刘过的目光却鬼使神差的停在了校门口......

  那里,一幅世界末日图像出现在刘过眼前,外面的路面已经看不清原来的颜色,到处都是血!像小溪一样。

  刘过不禁打了个哆嗦,这地上的血是怎么回事?!

  “发生了什么?!”刘过揉了揉眼腈,终于,他发现学校门口四五个男人蹲在地上,中间围着一个妇女,正叭在她身上撕咬着,还有一个男人从妇女肚子里掏出了不知道是肝脏还是什么东西,一口咽了下去。另一个男的则把妇女的头发扯了下来,疯狂的吞嚼着。

  刘过两眼发直,连连自语,又惊又怕,双腿也不听使唤,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。 刘过吓得腿一软,差点坐在地上,站在刘过旁边的学生,看见这一幕,都是露出来奇怪的表情,顺着他的目光望去...

  “呕!”

  其他学生趴在地上疯狂的呕吐。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刘过脑子里闪过《生化危机》里的片段,刘过揉了揉眼睛,坐在地上深呼吸了好久,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,才再次站了起来,再次望向校门口,只见从街角又缓慢而蹒跚的走过来几个人,仿佛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样,朝着学校走过来,和那几个丧尸一起争夺者这顿饕餮盛宴。这下他看清楚了,原来咬人的丧尸都是学校门口不远处的小贩。以前见到他都会亲热打招呼的小贩,现在却变成了见到他恨不得吃他肉啃他骨的丧尸!往学校里面围聚的丧尸越来越多,街角拐弯处还不断有丧尸蹒跚的走过来。围聚在一堆啃食的丧尸在阴沉的天气下显得更加的让人毛骨悚然,汗毛直立。

  一时间,恐惧笼罩在众人头顶。

  大多数人在呆滞,也有少数人反应过来,一声恐惧尖叫,开始四处逃散。

  “这是丧尸?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

  “我们……还要不要下去?”

  “好恶心……”

  “打110--”

  终于,有人反应过来,拿出手机一看,才发现上面连一格信号都没有。

  “呼

  ……呼……,楼下大门,楼下大门被锁住了,陈主任告诉大家不要下去,那些怪物朝教学楼这边来了,他带着所有保卫科的人去阻止了……”一个学生从楼下跑上来,喘着粗气道。

  因为整栋教学楼要做为考场,所以所有大门必须得全部封锁,预防考生提前离开考场。

  闻言,所有人都望向操场,丧尸已经冲进了学校,五十多名老师和二十多名安保科的人手拿桌子腿,那位被称之为陈主任的中年男子两手握着一根铁棍,胆怯地盯着这一群怪物。

  随着丧尸越来越近,陈主任奈不住性子,提起铁棍冲了上去,有了开头,所有老师像打了鸡血似的,疯狂的挥着手中的武器,将丧尸阻拦而下……

  操场之上,战斗来得极为猛烈,一只冲得最前面的丧尸张开那腐蚀了一半的嘴,咬向一个戴眼镜有些呆若木鸡的男老师的脑袋上,鲜血像樱花般溅了出来,其中混合着白色的**。

  随着第一个倒下,那些吓傻了不懂得逃跑的教师,纷纷被扑倒在地。

  那刺眼的鲜血和血腥层度,让远处的学生的脸色微微变了变,一些学生有心想要助上一力,但是楼下大门被锁,却是令得他们望尖莫及,因此,也只能眼巴巴的望着操场上的狂猛混战,心中不断的祈祷着老师们能化解危机。

  刘过有些错愕的望着地面上的混战,丧尸的数量不算多,也只有四十多个,可因为自身实力关系,教师们节节败退。

  “胖子,快想办法下去。”刘过扯了扯王白夙的衣服,喊道。

  “你疯了吧,下面是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?”闻言,王白夙像看傻子似的盯着刘过。

  刘过微微摇了摇头,转身向走廊尽头跑去,任王白夙在身后怎么喊,刘过依就不管不顾的向前跑去,走廊上倒放着一架梯子,走廊的另一边是男生宿舍楼,宿舍楼与教学楼相隔一米多一点,刘过二话不说,抬起梯子架在教学楼与宿舍楼之间,轻松翻到宿舍楼去了。 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全在操场上,除了王白夙根本没人注意到刘过已经爬过宿舍楼。刘过也没管其他人,直接奔向宿舍。

  瞧着冲动的刘过,王白夙心里着急的跟什么似的,他当然不可能眼看着刘过去送死,便快步追上去。几步跑到走廊尽头,一拳将安装在墙上的消防箱打破,取出一柄消防斧。然后学着刘过的样子翻了过去。

  操场上,倒下的教师越来越多,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,大家都知道,如果教师们输了,那么他们面临的只有死亡。

  “为什么警察还没有来?连枪声都没听到。”

  “不用想了,你们看校外街道上都是丧尸,警察局也被袭击了吧。”

  “怎么办,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。”

  “完了,要死了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,看那!”一个女生叫道,闻言,大家都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。

  操场上的混战中,教师的人数极速下降,目前还能站着的连二十个都不到,但操场上却多了个瘦高的身影。在极度混乱的战场中,刘过与丧尸的对恃,自然也是引起了教学楼上所有学生的注意。没错,突然加入战局的人正是刘过,他回到宿舍,从床下抽出一柄长一米多的砍刀,这把砍刀是他以前在学校打架用的,却没想到如今要用它来对付这群怪物。

  看到这一幕,当下所有人脸色都是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,他们并不清楚刘过是怎么出去的,不过看现在这模样,倒像是刘过挺身而出,为教师分担敌人。因此,一时间倒是不少人对刘过心生一股敬佩,自己却只能在教学楼上观望,无能为力。

  现在刘过挺身而出,无疑是成为了他们的一种寄托,于是一道道震耳欲聋的掌声从教学楼传来。突然听到响彻天空的掌声,刘过也是一怔,目光斜瞟了一眼教学楼的方向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小心!”陈主任朝着刘过喊道。

  刘过猛地一回头,一只离刘过较近的丧尸低嚎了一声,朝着他冲过来。看着丧尸那张被撕裂的脸颊,刘过有种想吐的感觉。被撕裂了一半的脸和嘴唇,把牙齿暴露在了外面,一只眼睛吊挂在脸上,血已经流的很少了,整个脸上的肉带着紫黑色,还有些白色的液体流下来,恶心到爆。这是刘过第一次近距离直面丧尸,一下子所有的胆识全没了,连砍刀都握不住了,慢慢的后退。丧尸突然猛的扑了过来,压倒刘过,一张嘴开始往刘过脸上咬去。刘过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跑下来送死。

  刘过就像被吓疯了一样,一边撕嚎着,一边举着砍刀乱砍。这一下他全部力气爆发起来,直接抬腿将丧尸踹飞到一边。借机立马站起来,举着砍刀胆怯的看着地上那只丧尸。

  黑雨越下越大,雨水冲刷着遇难者身上的血,天空也越来越暗,似乎老天也不忍心看到这一幕。

  突然,天空上的乌云如龙卷风一般卷聚在一起,一声响彻八方的雷声传来,接着,一道天雷怒劈而下,直击站在操场之上的刘过。这是……

  天雷劫!?

  又紧接着,一道蓝色光柱从刘过体内,陡然冲天而起,从空中扩散开来,瞬息之间充斥方圆数万里之间,靠近刘过身旁的丧尸更是直接化为粉末。